排污泵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排污泵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酷6与盛大宋江和高俅李善友离职背后凸显尴尬

发布时间:2020-02-11 06:14:47 阅读: 来源:排污泵厂家

上周末,李善友从酷六离职的消息不胫而走。这两天,消息逐步得到确认:老李的确已经离职,酷6的CEO将由盛大首席投资官朱海发兼任。而李善友拥有酷六10%的股份,还在锁定期,这部分股票尚未出售。据说,李善友的下一步是进入投资行业。

酷六作为盛大刚刚收购不久,并通过买壳曲线上市的网站,其登陆纳斯达克的时间甚至要早于优酷网。而李善友的离职,会让人们联想到老东家盛大和刚刚参加完政协会议的陈天桥,还有刚刚注资PPTV的孙正义。

至于离职的原因,业内传言李善友与陈天桥在酷6网发展战略方向有分歧。陈天桥希望酷6网向着视频新闻资讯发展,而李善友则更希望坚持购买正版版权的“大片模式”。值得一提的是,李善友离职这么大的事儿,盛大一直拖到政协会议完事儿才公布,生怕引起什么不良影响。

李善友离职背后的尴尬

为什么李善友离职,为什么陈天桥和李善友会有分歧?一句话——酷六的压力很大。

很多媒体在编辑新闻时大都附上了酷六最近的报表数据:2010年,酷6全年运营亏损5150万美元,单季最高亏损1550万美元。尽管营收也有增长,但最高的第四季度总营收仅有680万美元。酷6的现金储备截止2010年底为2730万美元,酷6CFO沈潇同曾表示现金尚可维持二至三个季度的运营。

而最近上市的优酷网净亏损为人民币3770万元(约合570万美元),但比去年同期的净亏损减少18%。优酷流量是酷六的两倍,但亏损仅是前者的十分之一。而没上市的土豆网流量基本与与优酷相当,但却很早实现单月盈利。和优酷土豆两位前辈相比,酷六网流量低,亏损大,压力着实不小。

有媒体报道时,特意提到了视频行业同质化竞争严重,此话有理,但情形远比想象的复杂。酷六自成立日起,就遭遇各种挑战和危机。

一个是,成立时间晚,风投偏少。

最早做视频的网站也曾经成百上千,但经过浪里淘沙,活下来的实在不多。酷六成立较56、六间房、优酷土豆都要晚,积累用户的时间有点短,另外投资总额也远远低于前三名。优酷虽然成立也不早,但拿到的投资巨大,古永锵舍得在服务器和带宽上花钱,最终以快取胜,后来居上。

所以,在国内视频流量排行上,酷六经常是介于3、4之间,这是个尴尬的排位,据说很多VC在投资时,一般只投前三。所以在后期,酷六卖给盛大之前,酷六一度传出资金链紧张,裁员裁项目的小道消息也一直没断。

盛大收购酷六据说也带着赌气的意味。据说,盛大最先看中的是同样位于上海的土豆网,但由于土豆出价过高,盛大退而求其次,找到流量仅土豆一半的酷六,据说,陈天桥也曾犹豫,因为他曾说,看中的不是酷六的排名和流量,而是团队还有李善友本人。

第二件打击盗版

酷六最近两年做了一件优酷和土豆网不敢做的事儿——打盗版。优酷土豆不敢打盗版,那是因为盗版影视剧的能带来巨大的流量,一个没有影视、电视剧的网站很难吸引到足够多的用户。

酷六打盗版是跟老东家搜狐一块干的,他们还拉上几个正版运营商,如激动、乐视还有优朋普乐以及一干版权企业。最热闹的时候,反盗版事业进行得如火如荼,搜狐甚至把“反盗版大会”开到了迅雷的总部——深圳,跟迅雷唱起了对台戏。

打盗版对于酷六网是个艰难的抉择,当年酷六为了把盗版清除干净,才能不给对手留下把柄。现在,酷六网上影视内容基本清空,至今酷六网首页不设 “影视”频道,而它却是竞争对手们必备的频道和热门频道。毕竟酷六已经上市,而且作为盛大这个有着多家上市子公司的一份子,如果再通过盗版找流量,显然不合时宜。

过早上市的酷六反倒不如没上市的土豆56和六间房自由,在版权问题上畏首畏尾的结果是,酷六丧失了大量的影视用户。李善友坚持采购大片换流量,恰恰是因为去年酷六损失了太多的用户。打盗版没有影响优酷的上市,更没有影响土豆的流量,优朋普乐、乐视网打盗版打出了名气和品牌,而酷六网则打丢了流量。

第三件 奇艺网和PPTV

奇艺网和PPTV最近处于媒体的焦点,前者主打正版影视剧、高清长视频,被人们看做是中国的Hulu,几乎已经家喻户晓,但成立仅一年时间。PPTV受关注,是软银投下的2.5亿巨资,已经成了互联网视频领域最大的一笔投资。

奇艺网对于酷六是有影响的。一个,奇艺是百度筹划投资的,在百度的视频搜索里,奇艺网的正版视频被排在了最前面。之前,酷六从百度买流量的时光已经一去不复返。第二个,奇艺网也主打正版,但和搜狐酷六组织反盗版联盟不同,奇艺网却能和国内视频同行们和谐相处,一个原因在于,奇艺主打长视频,而优酷土豆们主打短视频。奇艺做到了不但全站正版,而且能主打影视,可酷六因为没有买到足够多的影视版权,只得暂时放弃。

PPTV和酷六没有直接竞争关系,前者是客户端软件,后者是在线视频平台,二者所属领域并不完全相同。但在资本层面,PPTV已经成为软银在中国最重要的布局之一,已经可以和阿里巴巴、盛大、千橡相提并论。在软银系企业中,孙正义不太可能重复布局,这意味着盛大旗下的酷六网尽管已经上市,却并没被软银看中。而软银重金砸向的PPTV却有可能成就一方霸主,未来的方向也并不仅限于客户端,购买正版视频、进军视频分享领域也并非不可能。

所以,酷六所在的视频环境并不乐观,我们甚至可以用残酷来形容。从成立时间上,酷六不如流量相当的56网,人家最早进入视频领域;从流量上看,酷六想追土豆和优酷已经不太现实,这两家无论人气、片源、收入已经如当年的新浪(SINA,94.93,+2.92%)、搜狐,在视频领域的地位牢不可破。

从资本上看,酷六网虽然已经上市,并不理想的业绩,很难让华尔街那帮“鸡贼的投资人”买账,倒是把大东家“盛大”的业绩拉下马。而软银系似乎也对排名老四的酷六网不感冒,反倒去扶持一家视频客户端PPTV。作为百度嫡系部队的奇艺网,抢了酷六的流量,夺了“正版影视”的风头。

另外,在营销能力上,酷六也有所欠缺。在土豆网和优酷上,有着和国内不少品牌企业的营销活动,内置广告,譬如土豆网曾经和诺基亚组织的“百万富翁”活动。这也许是土豆网早早实现月度盈亏平衡,而酷六上市后仍然巨亏的原因。

简而言之,酷六网就出在一个“缺内容、低流量、少用户”但“大亏损,低收入”的尴尬状态,造成这种状态本身即有酷六“晚产”造成的“先天虚弱”,也有打击盗版“内耗过大”,还有同行们茁壮成长的挤压。

酷六与盛大:宋江和高俅

酷六网曾经风光过,但现在却很尴尬,“姥姥不疼,舅舅不爱”,甚至连创业团队自身都已经有几分丧气。李善友离职,表面上看是高管之间的意见不合,却能说明经过太多次股权稀释,在投资人面前,创业团队已经失去了话语权。盛大不待见,软银不感冒,纳斯达克用抛售股票投票。

现在看,无论对于任何一方,酷六网已经成了一块鸡肋,每一方都各揣鬼胎。

李善友希望购买版权,显然是想把以前流失的影视用户拉回来,有了流量和用户就有了更多话语权;陈天桥肯定舍不得花巨款买内容,既然没有看到“开源”,还不如选择“节流”陈天桥希望酷六走视频资讯之路,是个“苦哈哈”的活儿。

回归原创内容基本是“网络电视台”的思路,这不是是李善友套路,倒是有点像“董事长吴征”的想法。但业内都清楚,互联网视频网站主打原创,没品牌少用户,照此下去,未来酷六变成阳光卫视的网路版也未可知。酷六网前景并不乐观。

在笔者的印象中,李善友是个饱含激情的创业者,他是京城十大讲师,听他的演讲往往能让人“热血沸腾”。他做过搜狐的总编,在内容领域可以和新浪陈彤相提并论。而创业较晚进入视频领域的李善友,能够在时间紧张,资金并不充裕,也没有多少后台的前提下,第一个把酷六网推向纳斯达克,实属不易。

李善友正如其名,善于交友,像水浒站里的“及时雨宋江”,能知人善用且左右逢源;李善友带领的团队可以和梁山108相媲美;但笔者认为酷六选择盛大,与宋江投奔“高俅”无异,总想让实现自身的价值,却无助地成为盛大的又一颗棋子。而且在一次次与资本和盛大的讨价还价中,失却了团队和公司的控制;至于和盗版划清界限,无异于“宋江和方腊”的殊死之战,消耗了元气。

李善友,的确善于交友,也疏于交友,和资本交友的李善友最终失去了酷六,也失去了他那一帮战友。

代理记账会计

会计税务代办

代理记账财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