排污泵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排污泵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听小池人说为啥喜欢九江

发布时间:2020-03-04 12:43:36 阅读: 来源:排污泵厂家

小池房价便宜 九江买衣服划算

小池没那么喧闹 九江机会更多

听小池人说为啥喜欢九江

查看原图

正在登上17路公交车的乘客们。(记者 张驰 摄)

记者涂雪婷

九江和小池,隔江相望,由一座桥连接。虽然分属两地,甚至两省,但桥两边的人群,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九江公交17路的南北线,是两地人来往的纽带。每天清晨,17路上总是坐满了小池人,有的是菜贩,有的是工人,有的是来购物的。许多在九江谋生的小池人,就是从这辆公交车开始新的一天。数据显示,17路公交车每月运输人流量能达到30万人次,也就是说,每天都有大约一万人次通过17路公交车往返于九江和小池。

菜贩王春说:九江到处是亲戚,当然来往多

对于王春来说,坐着17路公交车,担着近百斤的蔬菜来到九江,是一直以来的谋生方式。

三年前,王春开始在自家的5亩地和租来的5亩地上种菜。最开始,王春是在小池卖菜,但是久而久之还是发现九江更有市场。不管是卖菜还是工作,在九江肯定都更有市场。

对于王春来说,九江一点也不陌生。虽然从小在小池长大,但是她小时候就经常跟着母亲来九江。我曾经试着在九江创过业,虽然现在家在湖北,但我的九江话却说得挺溜。

王春的姑姑很早就到了九江,算得上半个九江人,因为经常走亲戚,所以王春对九江的大街小巷了如指掌,甚至比她生活了三十多年的小池都要熟悉。王春回忆,在她小时候,九江长江大桥还没有通车,母亲经常把家里吃不完的蔬菜通过渡船挑到九江来卖,以贴补家用,她就像个小跟屁虫一样跟着母亲从湖北到江西,从九江到小池两地跑。而现在的王春,也和母亲当年一样,每天挑着从地里摘来的蔬菜从小池到九江。和母亲不同的是,王春的交通工具从渡轮变成了基本上几十分钟就有一趟的17路公交车。

有句老话叫做一个九江城,半城黄梅人。王春告诉晨报记者,虽然她仍然在小池生活,但是她的上一辈差不多都已经迁徙到了九江。姑姑来到九江后,叔叔也靠着姑姑的关系,在九江找到了工作。前几年,叔叔带着我侄子也在九江买了房,把一家接了过去。现在我们一大家子二十多口人里,除了我这一家还在小池生活,其他基本上都已经迁到了九江。有的在这务工,有的在这成家,也有的正准备在这里落脚。因为有不少亲戚在九江,王春有时候卖完菜并不着急赶回去,她会去姑姑家唠唠家常,而看看刚刚出生的外甥女,也成了她最近最喜欢干的事情。

在她眼中,这么多小池人来到九江的主要原因在于,几乎每一个小池人都可以在九江找到亲戚。在九江往上数三代,有很大比例的人都来自黄梅县,其中又有很大一批是来自小池。亲戚多了,自然走动就大,不少人靠着亲戚的关系,走着走着就在九江落下脚。所以小池人来九江也就很自然了。

出租车司机刘登说:九江市场更大,机会更多

虽然每天都有17路公交车,但是有不少出租车司机仍喜欢跑九江到小池的跨省生意。四十多岁的出租车司机刘登就是这样,其实没有什么跨不跨省的概念,不过是一条江,我们做的是横跨这条江的生意。

刘登算得上半个小池人,他老婆就是小池镇人,他自己则是黄冈人。靠着常年跑九江与小池的生意,刘登在九江买了房子,准备装修好后就和妻子一起搬过来,小池的房子则打算出租。

最近几年小池变化很大,以前街道总是脏脏的,现在干净多了。刘登说,这几年每次去小池都觉得有了新变化,比如建了物流园,街边商户的广告牌和跨街广告全部拆除,道路都拓宽了不少。

小池变化多了,刘登的生意也逐渐多了起来。除了小池和九江本地人,一些外地口音的商人和游客也明显增多了。

因为白天有公交车来往于小池和九江之间,所以白天生意并不多。刘登说,前几年由于过桥还要收费,所以从九江到小池的车费大概要60元,而现在车费便宜了不少,刘登搭载的主要是晚上没赶上公交回小池的人。有时候在车上聊两句,会发现有很多在九江务工的小池人,他们都觉得在九江机会更多,所以才选择两地奔波。

对于刘登来说,这条江的两边都是他的家。有时候呆在九江觉得人多,闷了,就和媳妇去小池老家看看,反正有车也方便。在小池住几天,又回九江来。不过,虽然两个城市相隔这么近,但是物价方面还是有差别的,比如小池的房价比九江的每平方米便宜了近1500元,但是衣服和生活用品,却要高上一成左右。

如果非要问刘登愿意在哪个城市生活,他说:我更愿意在九江。虽然仅仅是一江相隔,但相比于小池,九江有更大的市场。

五金店铺老板蒋方荣说:为了子女教育,把九江当新家

与王春、刘登依旧奔波在两座城市不同,蒋方荣全家人已经搬到了九江,如今,他们在京九批发大市场开着一家五金店铺。不久之前的中秋节,他带着媳妇、儿子一起回到了小池,和老家的人吃了团圆饭,晚上才匆匆从长江大桥赶回来。在他眼里,九江已经成了他的新家。

我是18年前来九江的,当时九江只有一条街,城市建设也没现在这么好。我当时虽然孤身一个人在九江打工,但是没感觉有什么别扭,毕竟两地方言差距不大,距离也不远,所以离家的感觉并不强烈。后来,蒋方荣靠着打工攒下来的钱,在京九批发大市场开了一家五金店。不少亲戚因为他的关系也陆续来到九江。有的和我一样,来这里打工,找机会创业。我会给他们安排住的地方,有的觉得我在这里开店不错,就拜托我给他们找个工作。慢慢地,我发现身边的小池人越来越多,有时候和顾客出去喝酒,发现同桌喝酒的就有很多小池人。

蒋方荣说,别看他现在混得不错,但是当初家里人也反对过。家里人建议我回小池开店,毕竟小池是家,但是我告诉他们九江机会更多,所以留在了九江。而且当时我已经成了家,小孩虽然是由在小池的父母带,但是我更希望他在九江长大,这里的教育环境更好一些。

务工者张军说:有钱了,就在九江买房

刘登和蒋方荣都是在九江生活的小池人,但更多的生活在九江的小池人,有个共同的名字,叫务工者。他们奔波往返于长江大桥两端的小池和九江,为了机会,也为了梦想。

在一家金融单位上班的张军也是一名黄梅人。虽然在九江工作,但他和许多在九江上班的小池人一样,每天都会往返于这条路上。

白天在九江上班,晚上坐公交回去。张军说,因为小池金融行业的务工环境不太好,工资也不高,所以他和朋友结伴来到九江。如今,张军已经在九江工作了两年。

有时候也会觉得这样的奔波很累,但都是为了生活嘛。现在我的目标,就是再干上几年,买辆车,以后积蓄多了,就在九江买套房子。张军说,对于他这样奔波在大桥上的务工者而言,他们都希望能在九江落下脚。虽然分属两省,但九江也是他们的家。

威海工作服

烟台工作服制做

济南工作服定制

吉林定制工作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