排污泵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排污泵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【消息】课治钱治和他治的时代还能和90后谈论读书吗

发布时间:2020-12-25 19:11:53 阅读: 来源:排污泵厂家

不管是区块链的鼓吹者,还是知识付费的开拓者,其实都是抓住了焦虑时代的商机。“我需要你给我套路,让我优秀,让我融入一些圈层。”这是90后们普遍存在的焦虑,或者是这群被十万+文章代表了的90后所焦虑的。

有人在偶像练习生pick爱豆,希望follow他们的偶像,有人花钱买课,希望能在短时间内速成某一项技能。有人说这个时代的年轻人不是血淋淋地与现实对抗,而是丧丧地向世界撒娇。不过,这描述的还只是局部,我的朋友周子默总结的“课治、钱治和他治”似乎更加精准到位。

我最近复盘了一下自己和周边朋友毕业以后的轨迹发现,大抵每个人的行为逻辑就是在无数个当下找到最优解,只不过很多问题,我们总会明知故犯。还有一些事情,过了几年再回首看,发现当时的所谓理性其实傻得一塌糊涂。

我们需要走得这么快吗?当我们实现买草莓自由的时候,却又很怀念大学时代在自习室看闲书,和朋友谈文学的感觉。石黑一雄说,虽然我也可以走得很快,但是我更喜欢慢走,我认为,应该懂得走路本身的快乐。木心那句也很经典,从前的日色变得慢,车,马,邮件都慢 ,一生只够爱一个人。

我们喜欢木心和石黑一雄笔下的世界,可是,人人面临捷径诱惑的时代,还适合谈论文学吗?

01

最近思考阅读的意义,是我开始在网易蜗牛读书看金庸全集,刚好3月份的时候子默又邀请我去杭州蜗牛读书一周年的庆生派对。

以前我也断断续续看过射雕三部曲和《天龙八部》,但总归没有系统性看完“飞雪连天射白鹿,笑书神侠倚碧鸳”。

金庸的作品是一个世界观,难得的是它居然伴随了几代人的成长。70后是看着金庸小说度过青春期的,80后、90后是看着金庸影视作品长大的,他们可能都有过把金庸小说压在课本下面偷偷看的经历。数字阅读时代,金庸全集仍然霸占着蜗牛读书畅读榜前列。

独立书评人,同时也是大学中文系老师水墨依然,在派对现场提到了冯友兰对于读书层次的理解:精其选,解其言,知其意,明其理。水墨依然说,我们在社交媒体上看文章可以说是翻阅,泛读一些书籍是拓展、了解和愉悦,而在经典书目上面,可以精读。

金庸全集就是可以精读的那一类,在金庸所建构的世界基础上所衍生出的解读都有好几个派系。比如,海归新垣平就煞有介事将金庸小说当做正史来分析,有点“一本正经胡说八道”的意味。叶克飞则是从政治学要素出发,解构人生沉浮和帮派兴衰。马伯庸脑洞大开,把小说中的人物和情节换成了西方奇幻故事。六神磊磊呢,总是用金庸小说视角,表达出对于当下热点的态度。

所以,对于当下90后来说,我们更可能看到一本书的延伸,由一本书无限延伸自己想要阅读的书目。这就是水墨依然提到的“1+N”模式。比如她推荐赵一凡的《西方文论讲稿》和木心的《文学回忆录》,因为这些书是一个典籍。

又比如我们因为喜欢马伯庸或者六神磊磊,而去读了金庸小说,因为金庸小说而对明清历史感兴趣,去读了历史书本。这就是为什么我觉得蜗牛读书的领读人板块很有意思,它接地气,但又通向诗和远方。

有一期《圆桌派》讲到眼花缭乱知识控。窦文涛、史航和蒋方舟互相说自己没有看过的书,窦文涛说他看过两遍《金瓶梅》,但是没看过托尔斯泰,原本可能十年都不会碰。不过他听史航讲过托尔斯泰之后,这个事情就进了他的脑子。马伯庸一旁补充说,会发芽。

这其实说明,我们终究是需要一个动力去看书或者听书的。以前动力可能来自于应试教育以及各种技能测试,现在更多来源于是谁分享给你一本书,甚至陪你一起读书。

02

蜗牛读书文化沙龙广州场上,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谢有顺说,文学不似专业上的硬知识,可以现学现用,但它却能潜移默化地塑造一个民族的生活观念、审美观念和价值观念。

在谢有顺教授看来,读文学还能使人明史,和历史上的人物对话。当下的世界是一个精神供给也非常丰富的世界,只是内容太多以至于让人难以取舍。而优秀的文学作品可以穿越回历史的时代,置身于同一历史现场,领略历史名人的智慧和风采。

马赛克书店创始人郑奋以小时候读《水浒传》为例,他说,在内容匮乏的上世纪90年代,一部《水浒传》中一百零八好汉的形象在不经意间塑造了他现在的价值观念。

据蜗牛读书产品孵化人李宝泉介绍,网易蜗牛读书平台上所有书籍的在读率高达97.5%,其中文学、历史以及经管类书籍是最受蜗牛读者欢迎的书籍类别。这样看来,文学似乎并没有褪色。

另外一个问题则是年轻人是不是真的不爱读书?买书如山倒,看书如抽丝,这大抵是一个常态。还有一个原因是,纸质书真的很难跟上90后现在的生活和工作节奏了。即便我们声称自己仍然爱着书香气。

那么,有没有合适的产品创新来激励当下年轻人培育阅读兴趣和习惯呢?图书电商大佬在争夺价格,BAT在争夺IP,付费系产品在争夺KOL,蜗牛读书则找了国民时间这个维度。蜗牛读书的时间设置机制,其实就很像游戏的感觉。

子默说,游戏很大一部分就是用时间练习技能,积累道具等等。蜗牛读书的维度在于读者和时间的争夺,谁获得更多的时间积累谁就更有吸引力和获得眼球,每天免费一小时以及图书精品化则是触及年轻人读书也可以有“游戏buff”的乐趣感。

李宝泉介绍说,网易蜗牛读书的600万用户中,19岁到25岁的用户占比达到60.5%,这或多或少破除了“年轻人不爱读书”的言论。当天我在杭州场派对,接触到的大多是在校大学生,蜗牛读书对他们来说,很像是私人图书馆一样的存在。

03

罗曼罗兰说,阅读不是为了雄辩和盲从,而是为了思考和权衡。

这和蜗牛读书所提出的新读书观“得一寸有一寸的欢喜”有异曲同工之妙。子默的体会是,读书不等于吃药,别指望说明书上的疗效。消费不等于拥有,买而不读,你拥有的只是书的尸体。博览不等于收获,小孩子比多少,成年人悦自己。

不管怎么说,一个人看什么书,很大程度上折射出其人格。这也就是为什么,蜗牛读书“时间出新知”在读书日前夕的测试刷屏了朋友圈。测测你的身体里住着哪位作家,这是一个“营销套路”,但很多人得出狄更斯、毛姆等结果的时候,仍然愿意分享出去。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,每个人的内心都有文学情怀。

中国人看什么书,基本也就反映了当下社会面貌。比如说,机场书店里摆满了成功学,这也是社会现象封面,而且封面过一段时间换一些人物。

焦作市人民医院挂号

深圳专业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

南宁治疗荨麻疹中医院